首頁 / 新聞業績 / 君合新聞 / 君合新聞詳情

君合法商創新課側影:亞洲文化產業的融合創新

1970.01.01

君合律師事務所娛樂、體育、傳媒業務組舉辦了“亞洲文化產業創新融合”專題研討會。此次活動由金影科技創始人、前盛大文學CEO侯小強,資深媒體人、真實影像創始人邱嘉秋,巔峰影業何巍,北京千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CEO張元林做主題分享,君合律師事務所娛樂、體育、傳媒業務組顧問令狐銘、合伙人張紅斌,知識產權訴訟領域資深律師殷悅對嘉賓發言進行點評,“贊賞”出版鏈創始人、《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中國及Coindesk中文聯合創始人陳序也參與了互動。


本次研討中,金影科技創始人侯小強先生分享了他在IP領域將影視和文學相融合的經驗;真實影像創始人邱嘉秋先生分享了他在如何通過挖掘真實故事將影像的長尾延伸到其他領域;巔峰影業何巍先生則從中印影視合作的角度出發探尋了中國電影走向亞洲的方法;最后,北京千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CEO張元林先生從區塊鏈技術和文化產業的結合為我們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向。


侯小強——打造“諸神聯盟”IP世界


被譽為“中國IP第一人”的侯小強先生開篇即向大家強調自己一直在從事同屬文化產業的兩個領域——“影視”和“文學”的創新融合。侯小強先生認為自己公司具有兩大特點,一是堅持自己持有并管理IP,而不同于其他文化公司只做中間代理商的工作,二是在IP合作出口方面堅持和頭部力量構建連接,共同做大、做強項目。同時,在項目選定的過程中,侯小強堅持扁平化決策方式以縮短作出投資決定的時間,堅持執行“降落傘”式決策(即同時保證結果的良好和過程的風險性)。對于亞洲文化產業的融合與創新,侯小強先生舉了網絡小說《死亡萬花筒》的例子,在國內影視化困難的情況下,其完全可以考慮借助Netflix公司的制作技術和全球范圍內強大的網絡效應率先打入泰國、日本等亞洲市場隨后再轉入國內。在分享的最后,侯小強先生又提出了一個十分具有創設性的設想——打造“諸神聯盟”世界,聚集全中國最好的IP。


令狐銘師點評:


既然侯小強先生已經形成了強大的IP管理能力,有后續的頭部定位和運作,那么這種管理能力也應該能夠有效提升那些距離超級IP還有一段距離的中等IP作品。鑒于中國市場目前的產業寒冬期,部分IP資產有不良化并且行業的運營成本有不合理偏高的情況,侯小強先生的頭部IP管理能力也可以提升到亞洲甚至更廣泛的國際市場發揮整合作用,包括國內的頭部IP文學作品在第一時間能夠被翻譯成日文版或英文版,將可以直接把影視項目的組盤設定在亞洲影視人、國際影視人合作的高度,吸引國際影視資本,覆蓋亞洲和國際發行市場。優秀的IP管理者應該在影視項目策劃階段從世界觀層面發揮融合創新的能力,可以從中國的文化內核出發,借助日本、印度、泰國等亞洲區域的國際化影視開發力量,形成更國際化的影視產品。


盧金珠先生對于金影科技在文化產業國際化的內容上進行了相應補充:


雖然金影科技主要著重于中國的網絡小說影視改編,但也在國際化產業上有相應的成果。如《嫌疑人X的獻身》版權購于2014年,電影上映于2017年創中國懸疑片紀錄;又如作家羊行屮的《異域密碼》系列,探究不同亞洲國家的歷史文化、民俗風情、奇聞異志等等。因為中國文化深刻影響其他亞洲國家的文化發展,一些與其他東亞國家文化相關聯的人物形象,如同三國文化,能夠在不同的亞洲國家引起文化共鳴。


令狐銘律師的點評:


侯小強先生從整體角度出發,闡述了文化產業內子領域的創新融合,盧金珠則從特定的案例出發為我們展現了國際化產業融合的圖景。針對侯小強先生在分享最后提出的“諸神聯盟”設想,令狐律師認為文學作品的影視轉化必然涉及到版權轉售,在這一過程中侯小強先生不妨讓所有的IP交易保存一個長尾——即在版權出售合同中為自己保留一個建立文化產業新生態的權利,如建立一個圍繞IP開展的主題公園,如此整體的“諸神聯盟”的商業邏輯才能落到實處。


邱嘉秋——從真實故事的文化商業價值展開


邱嘉秋先生先向大家簡要介紹了自己的“新聞IP”,即把真實的新聞和影視相結合,也是真實電影的商業化探索。新聞和影視的結合最能夠刺激大眾神經因而獲得最大的市場關注度,也因此能夠成為一個“impact film”——通過社會議題深入化的形式,讓紀錄片成為一種行動,以行動吸引更強的資源。例如與菲律賓亞典耀孔子學院和五洲傳播中心等機構共同推動的《蘇祿與中國》系列紀實IP,其紀錄片產品,最開始只是一個文化歷史題材,但是其地區和跨國特性使其具備了極強的現實主題價值,項目見證了中菲關系破冰,學術版紀錄片也最終演變成中菲之間的從探索歷史友好淵源、到當下身份認同思考的記錄,進而在外交領域為促進中菲友好起到了重要作用。通過歐洲電影節上參展獲獎而取得國際關注度,繼續拓展歐美精細化發行,并面向國內市場形成中國觀眾思維角度的劇集版本二次擴大影響。在得到菲方總統府、電影局等關注和肯定的同時,吸引了該國著名導演參與故事片開發,并助力引入菲律賓國家電視臺等資源參與一帶一路國家內容聯網的版權機制、計劃推動跨國電影節等,該紀錄片攝制過程中獲得了來自不同領域的各式資源。但同時,曾推動兩部電影故事短片走進戛納主競賽單元的邱嘉秋先生,也在思考真實深度報道IP規?;木幑适麻L片電影和網劇的版權自我保護機制上,除了公開的法律版權保護外,他們往往運用結構前期的封閉生產化平臺模式等方式保護自己的勞動成果和智慧結晶。往往公眾也有這樣的疑惑,一個報道生產出來,版權到底是誰的?憑什么要有人為認識的東西付費?在這樣的疑惑下,大量“真實IP”如何走到影視作品的頂端而衍生出大體量的電影、網劇等。


殷悅律師點評:


從法律角度來講,著作權法保護著作權人,許多IP作品的版權通過各方約定來實現。獨立制作的紀錄片,最好的還是通過協商將雙方的權利義務規定清楚。融入了導演、解說的紀錄片而不是單純的客觀事實闡述,肯定是電影或者類似電影的方法拍攝的作品受著作權保護。此外,署名表明了著作權的歸屬,一般來講制作方或出品方是影視作品的著作權人,沒有其他證據即推定署名人為作者。與著作權有關的人身權利、經濟價值多達十四種,對外許可合同中一定要明確許可的是著作權法中的哪一項權利。我國作為《伯爾尼公約》締約國,假設一本書在中國未出版而有相關證據證明其已經在日本出版的情況下,這本書仍然受到中國著作權法的保護。但是各國的具體規則仍有差別,在海外購買劇本一定要做盡職調查以避免不必要的損失。雖然說,各國對于著作權的保護具有一定的被動性,但是可以通過對于相關案例的研究積累經驗,做好對現有司法環境的一個盡調,摸清法官的一個思路對我們大有益處。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及時把握行業政策風向,內容合規性管理環境,才能更好的駕馭IP產業將來的發展動向。


張紅斌律師點評:


無論是侯小強先生選定和購買IP,還是邱總通過自主創作取得的IP,這兩種IP的獲取模式在實踐中都挺常見。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來說,IP最核心的就是著作權/版權保護。不同于商標和專利的權利形成機制,著作權在創作的時刻就直接產生且并不需要通過特別授權程序。所以在版權受讓的時候應該明確受讓的是哪一部分的權利,簽合同之前盡調必須確認適格主體,如員工創作的作品是職務作品還是個人作品、如果作品是委托創作,則著作權的歸屬又另有差異。同樣是自主創作,著作權在權利歸屬上面都會有不同的結果。影視作品(電影作品以及類似電影作品)的投資和創作實踐中“聯合攝制”、“聯合出品”的名目很多,但是結合到著作權的身份權利和財產權利,需要有非常完整的權利鏈和支持文件安排。


令狐銘律師點評:


邱總這種“新聞+影視”的創作模式如果被認定為是新聞,受法律保護的程度就很弱;同時,新聞創作過程中是否存在職務行為或者共同創作行為也會影響最終著作權的歸屬。從新聞調查的素材積累和基礎IP積累發展出影視文創產業的長尾,其關鍵點在于新聞調查成果是否具有獨立的創造性,以及持續的再創作價值,這一點是好的新聞調查記者和IP管理人都要深度思考和進一步實踐的。


何巍——中國電影經由中印合作的國際化之路


何巍先生主要做的是印度電影版權的引入,現在也在積極通過電影版權的反向輸出來多樣化經營模式,這也是響應國家“一帶一路”政策的重要舉措。何巍先生曾經嘗試中法、中美電影合拍,因為中西方文化差異巨大致使電影合拍結果并不理想,所以現在多尋求亞洲國家之間的電影合作,比如印度、伊朗等。何巍先生一直在整合資源、加強中印國際合拍,為打造優質影視IP、推動產業創新融合方面做出不懈努力。比如充分利用資金、人才、內容、技術、市場等國際資源,取長補短;利用儲備的優勢資源和優質作品,進行實景開發,如打造mini印度,將地產與電影元素、音樂、娛樂以及影視后期等相結合,為產業注入新動能,以開辟新的增長點。在未來的規劃展望中,何巍先生打算通過已經國際化的印度市場,在印度建立獨立的工作室,通過印度成熟的海外銷售渠道將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用來幫助中國電影的海外開發。


張元林——區塊鏈在文娛產業的應用


區塊鏈并非是一個突破性的技術,而是原有技術的累積,包括點對點通訊、非對稱加密技術、分布式數據庫等等。區塊鏈在文化產業的運用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一是發揮確權存證功能對資產(包括無形資產)的產權歸屬進行登記記錄,二是通過通證的激勵約束功能重組生產要素。但是版權問題多不發生在取證的環節,版權環境的改善在于侵權發生時能快速解決糾紛?,F在區塊鏈只能解決問題的前端而在之后的爭議解決環節作用有限,但是如果將來能將智能合約運用到版權管理領域,那么版權的許可和取用會變得非常方便。區塊鏈對于文化產業的助益主要在以下四個方面:透明化以減少文化從業人員違規失信的現象、去中心化以減少利益分配的中間環節、生產消費方式的多元化、投資渠道增加讓更多IP走進大眾視野。區塊鏈在文化產業領域應用實例已經有不少,如版權保護,但受限于通證發行上的法律障礙,區塊鏈在文化產業的應用還遠遠沒有展開。除此而外,區塊鏈在文化產業的應用仍然面臨以下問題:產業生態的嚴重缺失、較高的市場教育成本和導入時間、未經驗證的模式風險等。


陳序先的點評:


對于中國文化產業,區塊鏈技術帶來了兩個變革和一個機會。兩個變革均來自文化產業的“貨幣”——版權。


首先,在區塊鏈技術興起之前,互聯網信息革命給文化產業帶來的變化,主要集中在版權的消費環節,而對版權的確權、交易環節的改變還很小。區塊鏈技術會重置確權、交易環節,徹底改變文化產業利益格局。其次,傳統的版權體系在應對其他新技術革命時,力有不逮。比如,人工智能機器創作已經在中國深圳首次主張版權并獲成功,面對巨頭公司控制的機器作者,傳統作者的農業生產方式與商業模式均有覆巢之憂。


當然,這兩個被動的變革也催生了一個主動的機會,用區塊鏈技術的組織方式,代替傳統合約模式,重新組織產業上下游,會給中國文化產業帶來反超西方的難得機會。而把握這個機會的第一步,即采取頂層設計的方式,創立由文化產業傳統節點參與的智庫平臺,與技術底層、國際趨勢對接,學習、研究轉型區塊鏈。這方面,我聽說元林正在籌備“文化區塊鏈40人論壇”,就是一個很好的實驗。


令狐銘律師點評:


首先,區塊鏈和人工智能是一個世界性的話題,也就是說全世界的人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愿意討論它;其次,在技術方面沒有人處于絕對的技術領先層面,且大家的共同愿望都是盤活區塊鏈這個技術從而從中獲得經濟利益。除開區塊鏈技術和文娛產業的結合之外,其本身也是一個獨立的行業,要想真正了解這個行業仍然應該回到其源頭——中本聰。比特幣和區塊鏈技術本身都是強調我們現在都在面對一個虛擬世界或者說是虛擬社區(virtual community),這就是我們為什么使用Block這個詞。Block其本身是美國文化中一個社區的概念,而虛擬社區的入口及生態建設是一個更世界性的話語體系。區塊鏈本身是技術鏈條上的一個輕量化的、分布式的,相對來講去主權化、去中心化的技術,當然與歷史上的P2P(peer to peer)等分布式存儲、傳輸、加密都是有相關性的、并不是從石頭縫里直接蹦出來的東西,但是在傳統的主流技術生態和產業應用環境中,它確實是屬于一個比較小眾的東西。而比特幣又是什么呢?挖礦又是什么?它是借助了美國西部世界真實事件,通過挖礦創造財富從而顛覆已有的世界經濟體系,按照一種寫劇本的思維展示在人們眼前。從其誕生之初,首先活躍于金融領域,是具有顛覆和重塑全球金融運行機制的野心的。但是,基于挖礦這樣一種非真實需求建設的高度閉環的新經濟生態是存在較高風險的,因為它和實體經濟的連接點還很弱,操作比特幣的人從虛擬“挖礦”出發獲得收益,這一活動本身并沒有創造真實的消費價值。


回到法律世界中回答虛擬貨幣、Token、區塊鏈和法律和合規體系的關系有以下幾個層次:第一,技術層面上,它的合法性合規性在包括中國大陸的全世界范圍內都不是問題;第二,它是不是某種形式的募資甚至是證券發行行為,證券的特性是“向不特定對象的募資行為”的權益憑證,如果募資行為是為了某種股權或者債權,那么更屬于傳統法律和合規強監管和風險高的領域;第三,貨幣主權層面,中國要做的是走出去、堅持中國的國家主權,而不是像一些小國家,其貨幣主權和向不特定對象募資是可以很大程度放開的。未來,對于在岸部分實施較為嚴格的監管;對于離岸部分,有更大的創新和監管環境變革的機會。對于在岸部分,發揮區塊鏈的真實技術價值輔助于產業轉型升級,是從合規和經濟可行性上都比較清晰的。


回到文化產業領域,我們從其財富(數字資產——digital asset)而不是權屬的角度出發,文化產品實際上是一種世界屬性很強的財產?!恫疇柲峁s》就是為版權這一類數字資產的保護提供國際性的協作機制。數字資產的權屬價值和投資機制都具有世界性,這一背景使得區塊鏈在文化產業領域的應用前景遠遠好于原有的虛擬挖礦體系。在具體的場景應用中,我們看好國際化的數字出版、發行,國際影視項目、國際游戲項目等的投資和IP全鏈條的價值實現等領域。這些領域形成的任何數字資產從確權、權益交易、權益審計等都可以與區塊鏈技術相結合。區塊鏈技術在面對海量、碎片化、無中心的數據處理方面有其相對的優越性,只要產業本身有需求,區塊鏈就能夠與之相結合。


具體在國際影視領域,面對來自不同國家的項目投資人,從項目策劃、開發、承制完片到宣發回收以及其他IP管理回收,整個產業鏈在不斷形成和蓄積數字資產,而且項目的運作過程可以是非常國際性的。除了中國大陸之外,傳統貨幣資本和區塊鏈支持的虛擬貨幣和STO等募資和支付機制都可能參與到國際影視項目投資中。更有趣的是,區塊鏈技術和產業發展積累了十多年的虛擬社區影響力還可能對于國際影視作品的宣傳和發行帶來額外的產業價值。君合律師事務所娛樂、體育、傳媒業務組,從國際影視項目的領先律所定位出發,也具備聯動和協調新加坡、美國等STO已具備實操環境的本地律所的能力。希望大家通力合作,在這一過程中推動區塊鏈和文化產業在亞洲和國際市場上的融合創新。


何巍點評:


在當今的流量和互聯網時代,參與電影市場的每一方都沒有得到預期的成績。發行方、影院、片方等等在互聯網時代能獲得的收入僅僅只占據一小部分,占據大部分收益的卻是不了解觀影群體、內容、電影本身的中間票務平臺。但是這些票務平臺自身也因為某一些電影資源沒有頭部IP或者知名演員等錯過了十分優質的電影,比如《無名之輩》,票務平臺在電影市場中也沒有獲得自己最理想的收益。那么,在文化產業融合的背景下、甚至是區塊鏈技術的背景下,應該如何改變行業、為其引導一個新的多贏局面的發展趨勢仍需不斷思考。


針對何巍先生提出的疑惑,令狐銘律師認為:電影運作中,定位為獨立制片公司的中小型機構要對發行端的市場前景有深刻理解,因為在發行端存在大機構激烈競爭,不斷洗牌的格局。對于中間票務平臺來說,他們保有流量的能力是最弱的,如果存在一種數字發行牌照,不能排除這些票務平臺利用共識機制在精準化的可能性下直接壟斷了整個產業鏈條。同時,在全球組盤可能性下,在類型片和細分領域需要做選擇測試,如果測試的結果某一故事題材類型片具有世界性價值,那么再在這個方向測試影視和區塊鏈技術的結合。


針對何巍先生提出的疑惑,張元林先生認為,令狐銘律師描述的是路徑和產業融合的可操作性。如果我們事先把資源整合后再放在一個平臺上,利用區塊鏈技術顛覆現有的模式,如果在攝制影片之前產業上下游都認同這個項目那么可以直接用token整合所有資源、直接在源頭進行重組,而不是在成片后再找發行商、分銷商。如此,一開始就把各種資源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就是區塊鏈技術通過新方式整合生產要素的意義。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